我的男人,叫“搜同”

扩开眼界 09-14 804

我的男人,叫“搜同”,怂包的怂。

我老家在青岛某个郊区,一个正在飞速发展的小村落。

19年回老家过年,日常打开软件,竟发现一个人离我0.01km并和我打了招呼。他惊讶,我也惊讶。我看了他资料,比我大13岁。

我试图通过蛛丝马迹“揪出”对方的身份,可能因为年龄差太多,一无所获。

我提出交换照片,但他犹犹豫豫,含糊其辞,显然是不想给照片。我心想:这人咋娘娘们们的像个怂包蛋?

最后我威胁他说不给照片就不聊了,他才发了张闪照过来,我仔细看了看,还是不认识。

我的男人,叫“搜同”插图

之后我们交流频繁,竟发现两个人出奇的合拍,三观也基本一致,我就提出见一面认识下,他非常果断地就拒绝了。

那时候还下着雪,我继续怂恿他:

“咱俩去东边村头的地里碰个头,就算有人经过我们也可以装作不认识。”

他有些心动,但还是说:“不了,不了,我害怕,让村里人认出来我就死了。” 

看到这话,我在家翻了个白眼,想激他一激,于是说:“你个怂货。” 

他是老油条,一点不上套,“对,我就是怂。” 

得,我把他的备注改成了“大怂”。

加了微信聊天越发火热,当然微信备注还是“大怂”,我对于他不来村头见面这件事耿耿于怀,隔三差五就提一下,他也一直没同意过。

假期我去开发区的鹿角巷打工。因为离村很远,大怂才说要来看我,开车把我从宿舍接到打工的地方。

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,他一个一米八几,一百六十多斤的大汉紧张地在车旁蹦高,大冬天的还一头汗。我上车之后车缓缓地动了起来,并伴随着剧烈的震颤。

“你开车几年啦?”

“五六年了。”

“那开车前还不会放手刹?”我憋着笑问他。

“……”,他脸红。

到了地下停车场,他吻过来,我是比较介意第一次见面就接吻的,我又注意到他的手在向我摸过来,不过还没有碰到我就缩了回去,我松了口气,怂有怂的好处啊。

那天是3月28日晚11点多,我们认识的第52天,大怂接我去他家,路上车开的很稳,他的手很暖,我把车靠背放倒躺下,眯着眼望向他。

“嘿,老乡!”

他偏过头笑着看了我一眼,“嗯?”

“我郑重的问你,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?”

大怂终于不怂了:“不,我要做你老公。”

后来才知道,大怂是我家后屋大爷家的二儿子,是我妈嘴里常说的在北京买了两套房的“小哥哥”。

大怂先生并不怂,他只是怕性取向伤害到家里的两位老人,他只身一人在北京打拼,从租住阴暗的地下室到现在的大房子,其中的付出才是真正的大智慧、大勇敢。

最后想在​【晨阳腐剧这里对他说:

“大怂先生,之前的二十多年,我们离得那么近却不相识,可能是缘分让我们在合适的时间再相遇。但妈说过你小时候偷我家鸭蛋,这个事不能就这么算了。这么多年利滚利,请你用余生偿还吧!”

晨阳腐剧:本站内容均来自搜同最新2021收集发布,不代表晨阳腐剧网观点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搜同社区站长核实后删除,本站不对所发布内容承担任何法律责任!

最新文章

文章也精彩